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另外提供付费解决DEDE主题修改定制等技术服务,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

以身许国七十载

快讯 http://www.szsxtjd.c

陈俊武与研究和设计人员在现场讨论数据(摄于2010年8月)。陈香生摄 2010年6月,83岁的陈俊武(中)在包头炼油项目现场检查设备。陈香生摄 □本报记者李晓玮陈小平 人的一生应该怎样度过?陈俊武以他科学家的精算法,列出了自己的“人生公式”——奉献大于

兰州炼油厂原来的移动床催化裂化装置是上世纪50年代前苏联设计的,产能低、成本高,已经成为厂里的包袱。1980年,该厂总工程师龙显烈在洛阳炼油实验厂的同轴式技术通过鉴定后,就联系陈俊武,想采用这项成果建设一套年加工能力为50万吨的大型同轴式流化催化裂化装置。

2014年,公司主营业务南迁广州,按级别待遇,公司领导在规划住房时给陈俊武安排了一套180平方米的安置房,可他谢绝了。

“未来市场的竞争实质是科技实力的竞争,必须首先提高科技人员的整体基础理论水平和科技素养。”

——祝愿。“期待大家都能把握好新时代,努力为国家、为行业、为家庭作出应有贡献,使自己奉献大于索取,做一个有用的人。”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1962年9月,难得的机会终于来了!陈俊武被石油工业部派到古巴考察。他终于能够近距离接触当时世界先进的炼油厂。

中国的炼油技术不断取得突破,但缺乏系统、完整的著作,难以满足从事催化裂化专业的技术人员的需要,中石化一些领导提议陈俊武来做这件事。

前后三期高研班,历经10年之久,为中国石油化工事业培养了一批高层次精英人才。这些人,大多成为催化裂化领域卓有成就的专家。

每每到外地出差,他也特别抠门,常常会为省点坐出租车和住宾馆的钱而计较,吃饭也是能将就就将就。

□本报记者李晓玮陈小平

人的一生应该怎样度过?陈俊武以他科学家的精算法,列出了自己的“人生公式”——奉献大于索取,人生就灿烂;奉献等于索取,人生就平淡;奉献小于索取,人生就黯淡。    ——题记

年近八旬的陈俊武八上两器平台的故事至今令参与试验的人们难忘、感动。两器平台高达30多米,爬上去对年轻人来说都是考验。然而,陈俊武八次爬上爬下,查找问题的原因。

这项技术,由我国自行设计、自造设备、自行施工安装,一举带动我国炼油工业重要技术跨越20年,接近当时世界先进水平。

从1949年参加工作,陈俊武整整工作了70年,直至2018年才退休。在这70年里,他带领团队为我国流化催化裂化技术从无到有、由弱到强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32岁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64岁被评为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65岁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71岁获评河南省科技功臣,87岁斩获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与石油炼化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他,硕果累累,可谓是国宝级的科学家。

上世纪60年代,我国继发现开发大庆油田之后,又在山东、河南等地发现了新的油田。为了改善石油工业的布局,石油工业部决定在豫西建设一座年加工规模250万吨的炼油厂和总容量15万立方米的储备油库。

2018年,陪伴陈俊武走过60年风雨的妻子离世。按照妻子的遗愿,陈俊武和两个女儿来到洛阳吉利黄河大桥,将妻子的骨灰撒向了黄河。他久久伫立岸边,内心充满愧疚:“可惜和你待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

70年,25500多个日日夜夜,沿着科技报国这条道路辛勤跋涉,其中的艰辛与付出,常人是无法想象的。然而,与卓越的贡献和业界巨大的声望形成强烈反差的,是陈俊武对自己严苛的要求和他清贫淡泊的生活。

“宁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王进喜和老一辈石油人的努力,终于使中国政府能够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国依靠“洋油”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2010年6月,83岁的陈俊武(中)在包头炼油项目现场检查设备。陈香生摄

1990年,这一新型装置模型送往北京参展,一亮相就引起各国科学家们的注意,他们毫不掩饰惊讶和热情,连夸这是“现代科技与美学意识的融合、智慧和意志的结晶”。

1965年春节一过,抚顺石油二厂人员骤增,气氛紧张。石油工业部的领导来了,北京、抚顺的专家来了,论证、制定操作规程,所有的人都在为最后的冲刺忙碌着。

扎根洛阳这方土地,陈俊武一干就是半个世纪。

同轴式装置的诞生和成长是陈俊武的又一卓著贡献。

今年4月12日,学习陈俊武同志先进事迹座谈会在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召开。会上,陈俊武感慨地说了三个词:

“为了不让陈院士登高爬梯,大家都说塔顶上没有什么新设备,不用上去看了,可陈院士对设备知道得一清二楚,想瞒都瞒不住他。”跟随陈俊武工作20多年的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首席专家刘昱告诉记者,“陈院士常说,工程设计人员在现场必做的有两件事,一是钻两器,二是爬高塔,只有在现场的时间足够多,才能干好工程设计工作。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4月28日早上9点,92岁的陈俊武像往常一样,准时走进他在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的办公室。读书、处理邮件,查阅国内外先进技术资料……电脑上满屏英文,桌子上、书架旁堆满了各种刊物和材料,陈俊武始终紧盯着科技发展的前沿。

陈俊武常常引用孟子的话说:“‘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是人生一大乐事。”他把自己看作人类攀登科学高峰阶梯中的一级,必须把继续探索的接力棒传给后来者。

他是我国著名的炼油工程技术专家、催化裂化工程技术奠基人;

从没见过的庞大塔器、繁杂的英文资料,陈俊武想学的实在太多。他根本想不到外出游历景点、娱乐,每天就是争分夺秒地看资料、向人求教、整理一切有用的信息。

这一年,由他指导设计的中国第一套快速床流化催化裂化装置在乌鲁木齐炼油厂试运成功。

陈俊武一早便谢绝了配秘书、配专车的专家待遇,曾坚持步行上班20余年。一天,他在路上不小心扭伤了脚踝,疼得冷汗直流。其实,附近就有电话亭,只要他在电话里说一声,单位马上就会派车来接他。但他仍努力站起来,一瘸一拐走到公交车站。

他和他的团队创造了多个中国第一、世界第一,不断推动中国石油炼制、煤化工技术迈向世界先进水平;